想念母亲的腊八饭,年的味道

来源:gstseo 2019-01-13 01:04:28

想念家乡的腊八饭,想念母亲的腊八饭。

转眼又到腊月了,太快了,又是一年快过去了。

记得小时候,一到腊月,便嗅到了年的味道。第一个让我们感受到年味的便是腊八饭。

我的家乡对腊八饭可重视了,日历刚一翻到腊月,妇女们就开始张罗了。看有什么可以食用的好东西,尽量提早凑一块了,免得到时少这没那的搞得措手不及。

记忆最深刻的,是我第一次吃腊八饭。

那年,脚刚一迈进腊月,从听大人们说起腊八饭,我便在期待中数日子了。初七晚上我的心便跟着母亲的忙碌兴奋着,早上早早地醒来,悄悄地躺着,竖起耳朵等母亲喊我们起床吃饭。

其实我早早地就闻到了那股香味,只等母亲一喊,便急忙穿上衣服跑进厨房,先跑到灶前,看着那满满一大锅饭,惊叫起来:“哇,咋整这么多呢,能吃得完吗?”

母亲笑着说:“这顿吃不完下顿吃,今天吃不完还有明天呢!”

我用怀疑的目光瞅着母亲说:“那不得顿顿吃剩饭吗?”

母亲笑着说:“腊八饭把腊月吃出去才好呢,越热越香,热过八遍,娘家爹来了都不给吃。”母亲说着,便给我舀了一碗递了过来。

细细打量,似粥非粥,似面非面,里面白花花的面片上,粘满小米,还有豆子和蔬菜。伯母说,那其实就是把面煮在粥里,再调上调料,加上事先炒好的菜。

母亲还另弄了些臊子汤,浇在碗上面,味道又是一种诱人的香。尝上一口,就再也停不下来了,尽管烫得我不住地张大嘴巴吸气,但还是喜欢一口接一口地往嘴里喂。一口气吃上两大碗,肚子鼓囊囊的,身上也热乎乎的,再背上书包去上学,一路都不觉得冷。

走在胡屯里,借着农家微弱的灯光,可以看见家家房顶上袅袅的炊烟,要在平时,除过学生,别的人还都在被窝里睡得正香呢。

等全家人都吃饱了,母亲把剩下的饭装进一个大盆子里,我们天天热着吃。说吃到除夕那是笑话,过于夸张,吃一周绝对不成问题,但我们却从来都没有吃腻过。

自从九二年离开家乡,就再也没有吃过腊八饭,我也从未做过,我想即便是我做了,也做不出母亲做的味道。那股淡淡的,和着猪油臊子的香味。

又到腊八节了,我又想起母亲,想起她老人家曾天不亮就起床为我们忙乎的情景。想念她做的腊八饭的味道,想念天还不亮各家屋顶上的炊烟袅袅。

我也知道,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吃到母亲做的腊八饭了,那个时候回不去了。

'); })();